皇帝上朝屁股夹玉势,盈蝶黑子的篮球7

三蛋推荐阅读

电影院被陌生人摸出水,二八法则txt新还珠格格33
关于信任的勇气,伤情最是晚凉天宁静小说网
论如何科学地识别一个心理变态,古国幽陵小妖精蓝

    “天道之气!”

    莫闻达瞳孔猛缩,脚下一弹,往后倒退,拉开与李司南的距离。

    距离战,是对付一个剑客最好的方法。

    “没想到你居然是天道选中之人!”莫闻达全身一震,周身灵力瞬间炸开,形成一套金色灵力铠甲:“金甲护身咒!”

    “一式,剑起路遥!”

    天道之气化为的剑已经成了实体,握住剑的李司南整个人都变得不同了,仿佛他就是剑,剑也是他。

    说时迟那时快,只见李司南随意挥剑,便有数十剑影化形,最后在李司南高举长剑的一刻,万剑归一,一剑斩去。

    莫闻达鼓足灵力,全身金甲光芒更盛,硬抗斩来的一剑。

    嘭!

    一声巨响,对碰的中心处烟尘弥漫,莫闻达应声倒飞而出,撞在墙壁上,吐出一口鲜血。

    墙上光纹流转,却是毫无伤痕。

    莫闻达扶着胸口,原本光芒四射的金甲从胸口处开始,裂纹遍布。他震惊的看着李司南:“怎么可能!归一境!”

    “侥幸度过。”李司南风度一笑,脚下却是没闲着,趁着莫闻达还没缓过来,便是冲了过去,剑尖放出寒芒,划过的轨迹如同一颗流星。

    “二式,剑开孤往!”

    李司南的剑,就像从天而降的彗星,孤注一掷地落下,虽然短暂,却极度绚烂。

    莫闻达看到这璀璨的一剑,有那么一瞬间的失神,然而扑面而来的死亡剑气却将他唤醒。

    就在这千钧一发之时,莫闻达下意识地抬起了左手,下一刻,李司南长剑已至。

    轰!

    房外,几乎所有人都感觉到烟雨拍卖行晃动了一下,每个人都抬起头来看向烟雨拍卖行最顶上的那个房间,那里是大当家的房间。

    李司南执剑而立,剑尖斜指地面,一滴一滴的血液顺着剑身滴落,却不是莫闻达的血,而是李司南虎口被震裂,而在他面前的是一个漆黑的金属圆球,圆球正中被刺穿了一个小洞。

    咔嚓!

    只听见一声金属摩擦声响起,金属圆球一阵收缩,最后全部收缩回莫闻达左手的护腕之中,将莫闻达满面鲜血的样子显露了出来。

    “不愧是天道选中之人,果然不同寻常,若是成长起来想必也是我高攀不上的任务,但是既然得罪了你,那我只能趁你还未成气候的时候扼杀掉你!”

    莫闻达一声大喝,手中印诀飞速变化,同时他脚下一个弹跳,撞破墙壁冲出了房间,虽然房顶被撞破,漏出了巨大空隙,但是仍然可见一层光晕如同鸡蛋壳一般笼罩着整个顶层。

    莫闻达悬浮在半空中,俯视着李司南,灵力运转间,衣摆无风自动,一条条灵力气旋如同陀螺一般旋转起来,结界内开始响起雷声。

    “五雷翻天印!”

    莫闻达一声轻喝,右手化印为掌,朝着李司南按了下去。

    同一时刻,结界之内,一个虚幻可见的巨大掌印浮现,带着道道电弧,向着李司南压了过去。

    李司南鼻腔里发出一声哼声,长剑在手犹如一条游动的鱼一般,挽出一个剑花,自下而上,硬生生地劈在了巨掌上。

    一声闷响炸开,李司南应声倒退而去,如同鸿毛一般飘然落地。

    而巨掌也在对拼之下泯灭。

    李司南抚着胸口喘息了两声,然而双眼之中的凌厉剑意却是越发旺盛起来。

    莫闻达仿佛看见李司南身后一个巨大的执剑者虚影站立,但一眨眼就消失了,还以为自己受到了幻术攻击。

    “接受现实吧天道之人。”莫闻达抚着胡须,看着略显不支的李司南说到。

    李司南挺了挺腰,深呼吸一口气,将额前一缕乱发理顺,整了整衣衫,这才抬头看向半空中的莫闻达,说到:“莫当家不愧是一大势力当家人,半步归一境实力果然不俗。”

    “哈哈,过奖了,比起您这位老前辈还是差的远。”莫闻达轻笑一声,悠闲地看着李司南,如看笼中之鸟。

    在他的感知下,李司南早已是老怪了,然而他却不知道,李司南不过是透支了天寿而已,毕竟十年前与星辰剑主那一战使用“无归”过度,之后又利用元丹强行渡劫,一来二去之下,李司南是拼上了未来上百年的寿命的。

    李司南自然不会去在意莫闻达怎么想,此时一个大胆的想法在他脑海里回荡,归一境之下,修士不过十纪寿命,当达到归一境以后寿命可达十周,也就是说虽然现在自己没有元丹,可是毕竟是实打实攀登上过归一境的人,那是否自己也有十周寿元呢?

    这个想法一旦生出,就再也挥之不去,李司南周身的灵力也开始躁动起来。

    本来悠闲自在的莫闻达,突然感觉到结界之内灵力紊乱,好像有一个漩涡将周围的天地灵力全部带动起来。

    他不由得眉头一皱,多年行走乱世的经验让他谨慎起来,稍稍运起灵力,随时准备出手。

    然而李司南毕竟是不会给他反应的时间了。

    “三式,剑出无归!”

    莫闻达还未明白,却见整个结界如同破碎的蛋壳,出现了无数破洞,白色的光芒从破洞中射出,就像一个太阳爆炸一样,本该震耳欲聋的爆炸声却并没有传入耳朵,只有一圈余波扩散,哪怕莫闻达早有准备,在被余波击中的那一瞬也倒退了数十丈远。

    良久,强光退去,原先的烟雨拍卖行顶楼早已成了一块平台,一把长剑插在地上,长剑后方,一个背影双掌挣着剑柄,站的笔直,风吹散了烟尘,也将这个背影的长发和衣衫吹得飘扬。

    李司南轻闭着双眼,刚才那一瞬间,他完全没有在意寿元的消耗速度,只是将无归的力量释放到最大。

    他发现,当寿元消耗速度达到一个点时,即便是继续提升力量,寿元也不再加快消耗速度。也就是说,无归有一个上限,一个以寿命为代价的上限。

    这是否也意味着,无归也是有消耗下限的?

    李司南猛的睁开眼睛,此时的他已经再无其他所求,他只想完善自己的第三式,如果说,一切理论都是成立的的话,那么一定有一个点不需要消耗寿元,只要把控好力量的强度!

    想到这里,李司南再也忍不住了,一双剑眸看向莫闻达,一把将剑从地上抽了出来,再次灵力鼓荡。

    无归!

    刚刚被李司南余波击退的莫闻达尚在后怕之中,却发现李司南再一次进入了刚才得状态,当下不敢硬抗,能打碎结界,说明这个人的力量已经达到了归一境的范畴。

    然而这一次可不一样,虽然李司南同样是进入无归的状态,但周围的灵力却是一会儿猛一会儿弱,起伏不定,完全是紊乱的状态。

    才退到一半的莫闻达也感受到了李司南周围灵力的异状,当下心头一喜:“我还说呢,能够提升这么多实力的一招,怎么会没有相应的危险,现在我算是明白了,想必极容易走火入魔吧!”

    “既然你自己到了这一步,那我就帮你一把,解除你的痛苦!”莫闻达一声大喝,左手护腕之中飞出一把弯刀,带着森绿的光泽,在空中画出一道弧线,冲着李司南斩去。

    李司南现在却在极为重要的时刻,额角冒汗,完全没有感受到外界的危险。

    生死,千钧一发!

    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    不归在这里真的要求几张月票了,月底了大佬们,请施舍施舍在下吧!嘤~

    得手了!

    莫闻达眼里露出一丝狂喜,只见弯刀已经到了李司南喉前。

    嗡!

    弯刀在李司南喉前突然像是遇到阻碍一般,寸步不前,僵持之下,弯刀轻微震动着,发出一阵嗡鸣,赫然是一道灵力界壁凭空出现在李司南面前。

    “是谁?”莫闻达眼睛一眯,左右环视一圈,压抑道。

    “莫大当家,趁人悟道时下手岂非失了礼数。”似乎是为了回答莫闻达的提问,一个戴着银狐面具的黑袍人升上来,悬浮在李司南与莫闻达之间,正是甲士。

    “我二人的恩怨,似乎与阁下无关。”莫闻达眼神闪烁,试图看出甲士的修为。

    “路见不平,便要拔刀相助,这是我的道!再说,我做事需要告诉你理由吗?”甲士双手负背,一挺胸,傲视着莫闻达说到。

    “天堂有路你不走,地狱无门你闯进来。”莫闻达手一抓,弯刀飞回手中,顿时灵力喷吐,加长了刀身,一刀挥去。

    甲士身未动,但体内的灵力已经炸开,将外套震碎,露出内部的黑金软甲,手中光芒一闪,一把细刀出现在甲士手中。

    一切说来很长,实际上都在一瞬间同时发生,说时迟那时快,莫闻达弯刀挥来,甲士后退半丈,手中细刀刺出。

    刀尖与刀尖相对,莫闻达只感觉似乎一片天空在面前,压的自己抬不起头。

    “天刀!”

    莫闻达接连后退十几步才卸去浑身的力道,惶恐地看着甲士:“阁下,烟雨拍卖行可无意与天刀为敌呀!”

    “莫大当家不要误会,我知道你无意与天刀为敌。”甲士微微一笑,说到。

    莫闻达听到这话,正要松一口气,谁知甲士下一句话直接让他的心坠入了冰窟里。

    “是我有意与你为敌!”甲士一声冷哼,手中长刀高举,刀身上灵力喷吐,伸长几十丈,如同天神的刀刃。

    “天刀,两断刀决!”

    咻——

    长刀应声劈下,近百丈的天刀悬在头顶,莫闻达心中一悸,来不及多想,左手护腕再次涌出一股灵力水柱,凝聚成一面盾牌,挡在头顶。

    轰!

    天刀散去,莫闻达应声倒飞出去,盾牌被一分为二,化为灵力水柱钻回了护腕。

    “我到要看看你这法宝能护你几次!”

    甲士双眼一凝,手中长刀再次高举:“天刀,两断刀决!”

    灵力毫不吝惜地释放,灵力长刀再次暴涨,增大至百丈,朝着莫闻达轰然落下。

    莫闻达无可奈何,但这一次他并没有再使用护腕法宝,而是直接悬空盘坐,一把古筝凭空出现在他手中,琴身金光闪动,如同金龙游戏,琴纹如火,似凤展翅。

    若是行家看到,就能知道这便是游龙飞凤琴,消息中说这是此次的拍品,不过没有人知道,将此琴拿出来拍卖的人早已消失在某个角落中了。

    所以为何说这世上没有什么干净的势力,如果有,那只是穿得比较白而已。

皇帝上朝屁股夹玉势

    “天魔八音!”

    莫闻达十指在琴弦上抹动,喉咙里发出一声低吼,顿时间,一道音障炸开,呈圆球状将内部的莫闻达守护其中,天刀劈在护障上,就像砍在水面上,形成一圈圈波纹。

    然而也就如此了,虽说天刀破坏力十足,但天魔八音一浪接一浪,每一次都将天刀的力量卸去一分,八音奏完,天刀之力便已经十不存一了,想要突破护障自然难上加难。

    “阁下!我背后乃是灵山魔音宫!我无意与你天刀门为敌,但是不要以为我是怕了你!”莫闻达衣摆无风自动,长须如同

小说文学

章鱼触手般乱舞。

    甲士深深吸了一口气,四下张望了一眼,发现地上满是修士。正所谓看热闹的不怕事儿,越来越多的修士聚齐起来。

    甲士平息了一下因为接连释放两断刀决而导致的气息紊乱,再次双眼一凝,高举长刀。

    “来吧,闹得越大越好!最好所有人都知道我在哪里,我不能明着帮助二皇子,那就以这样高调的方式暴露自己,让二皇子藏得更好!”

    “天刀,两断刀决!”

    “天刀,两断刀决!”

    “天刀……!”

    甲士一刀接一刀挥砍,每一次都砍得莫闻达护罩闪烁不定,可是每一次都始终未能攻破。

    一滴滴汗水从甲士额角滴落下来,几十上百次的挥砍让甲士气息越来越重,但他握刀的手却极为稳定。

    这时,一个矮小,尖鼻尖下巴的人飞了上来,拉住甲士,阴恻恻说到:“够了甲士,别闹太大。”

    “滚!”甲士一声轻喝,眼睛盯着莫闻达:“我就不信我砍不破这个鸡蛋壳!”

    说着又是一刀砍过去,但这一次却被小鬼挡住,没能砍下去。

  &n

小说文学

bsp; 小鬼头疼不已,说到:“你太暴露了,再闹下去咱们谁也找不着二皇子!”

    “这世上就没有我砍不断地东西,以前没有,以后也不会有。”甲士举了举刀:“你让开,不然我一起砍。”

    “疯子!”小鬼张口大骂,然而他很了解甲士的脾气,他说要砍谁,还没人拦得住,除非把他打倒。

    打倒?算了吧,天刀门的人疯起来,是连自己都要砍的。

    小鬼无奈,只好退到一边,等这位疯够了再说。

    这边打得激烈,却无人注意到,李司南周身的灵力由开始的忽高忽低已经转为了平稳,而且他身上的气势也远远比之前恐怖了数倍,虽说不及发动无归时那么变态,但却比无归稳定的多。

    李司南紧闭的双眼终于睁开,在他睁眼时,眼底阴与阳轮转一圈,生气从体内释放出来,在外部运行一个大周天之后,化为死气回到体内,又在体内运行一个周天化为生气释放,如此循环。

    生与死,轮回不止!

    李司南顿时感到,从一个不知名的地方降下来一股道韵,乃是生死道韵,而接受道韵洗礼的李司南,则是脚下生莲花,背后显道剑。

    “这便是完美的无归吗?”李司南握了握拳,感受到四肢百骸的力量。如今的他完善了无归,也就意味着可以无视时间始终保持无归状态,虽说不及生命为代价的无归那么变态,却也提升了数倍的力量,最重要的是,这不消耗天寿!

    李司南不过修道十几年,可是真正的天寿却是所剩无多,而完善的无归便是他现在最强的底牌。

    李司南看向莫闻达处,却见甲士正一刀砍过去,李司南自然一眼便认出天刀门的招式,而莫闻达的天魔八音也是魔音宫绝技,两个门派在灵山也是实力相当,这倒是一场好戏了。

    李司南略微退后,抱起手来,作壁上观。

三蛋一周重点

失恋治愈手册,珍珠美人鱼公主全集新婚不宠妻
yin乱的新婚夜,变性手术小说网女生版
看不见的花,手机屏保租客来
纪录片的故事性与叙事,江雁南消失的戒指
年少时喜欢的那个人,开心宝贝之美食大作战萧鼎作品

三蛋其他阅读

合并潮起,移动互联网的联盟时代

支付宝转账赞助

支付宝扫一扫赞助

微信转账赞助

微信扫一扫赞助

留言与评论(共有 0 条评论)
   
验证码: